您的位置: 南海信息网 > 科技

卿空记 119 夜宿叶妃宫室

发布时间:2019-09-24 16:29:50

卿空记 119 夜宿叶妃宫室

他这几日一直都偷偷地看着卿空寝殿的动静,直到卿空寝殿内的烛火亮起又暗下,他才能安心睡去。可是今日她却一直没有回来,他想过无数种可能,但最终的结果只有一个,她会跟着慕诀回到往生,他就算还是会想尽办法夺回她,可若她真的心意已决,他总是强求似乎也颇有些荒唐。

所以不管她经历了怎样的纠结挣扎或美好憧憬,她总算还是回到了嗔痴殿,回来就好。

她听到他这么说,再看看他失魂落魄的模样,“你觉得我应该在哪?”边说着卿空边用千颜覆上了他的伤口,伤口的确有些深,即使是千颜修复,元亦也微微皱了皱眉。

“我以为你回往生了。”元亦的言语里多少有些委屈。

卿空不再回答他,而是直接往寝殿走去。

“你会回去么?慕诀奉复央之命来哀乐,不会只是保护你安全那么简单吧”元亦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紧张又无力。

“那你觉得还有什么?”卿空回头问他时微微皱了皱眉,难道他又跟踪她,悬崖顶上慕诀的心意他都知道了么?

“我……我觉得以你对复央的感情,眼下是你回到往生的最佳时机”她回嗔痴殿他是松了一口气,可无论如何他也无法完全心安。

“我如果要回去,还来哀乐干什么?亦王多心了”她依旧一副平日里淡漠的面色,却让他傻傻地笑了起来。她转过头去,淡淡地补上了一句,“就算日后真有什么意外,我也会告知亦王,亦王还是收拾一下,早朝的时间到了。”

寝殿的门彻底地关了起来,元亦一副满血复活的模样吼道:“盘雷,把本王的王袍拿来”

而寝殿内,卿空摇了摇头。轻笑了起来。

几日后,祈公主面容憔悴的来嗔痴殿内找卿空哭诉,“嫂嫂……我知道慕诀将军心有所属,可他既然和心爱的女子已经不可能了。我就总觉得我还是有很大希望的更何况他又没有家室只是我每次去找他,他虽碍于嫂嫂的面子每次都耐心待我,但我感觉得出来,他对我只是表面客气,实则依旧保持距离嫂嫂……我本以为我能放下。可是每日我回到我的公主府,满脑子都是他”

“对于这件事,嫂嫂帮不了你什么”卿空翻了一页手中的书,此刻她们正坐在书阁的二楼角落处,茶桌上清茶的香味很是浓烈。

“嫂嫂”祈公主立刻停止了哭诉,怔怔地看着卿空,然后不可置信地道。

卿空抬头看了看她,再看了看自己周边,并没有什么异样,到底是什么让祈公主这么惊讶?

“嫂嫂。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嗯?我说我帮不了你什么”

“不是你刚刚自称是我嫂嫂了你来哀乐这么久,我第一次听到你承认这个称呼”虽然在危难之时,卿空会以王后的身份震慑局面,可在这嗔痴殿内,后宫之间,卿空虽不排斥这个称呼,但从不会正面回应,她对元亦的防备,祈公主自然也看得出来。

可刚刚祈公主真真切切地听到了卿空的回应。

卿空愣了一愣,然后换了个姿势继续看书。不再理会祈公主。她刚刚一边看着书里的内容,随口一答应,倒成了祈公主的把柄了

“嫂嫂我要去告诉王兄”祈公主立刻弹了起来,往元亦寝殿走去。卿空在她身后想要拦上一拦,想想还是作罢,这样反倒显得她心虚一般

祈公主兴高采烈的往元亦的寝殿飞奔而去,却发现元亦并不在寝殿内,眼下已经入夜,自从卿空搬入嗔痴殿内。元亦每日就寝都在自己的寝殿内,其他妃嫔的宫室早就不去了,难道王兄今日竟夜宿在其他宫室了么?

“盘雷盘雷”祈公主的声音里明显带着怒气。

“公主,奴婢在”清秀的女子战战兢兢地跑到祈公主面前道。

“王兄呢他这个时辰怎么不在嗔痴殿,他去哪了”祈公主以比平日高上数倍的嗓音咆哮道。

“她一个丫鬟,能知道元亦去哪了么?难道哀乐的规矩,王者夜宿在哪里,竟要向一个丫鬟报备?”卿空边往祈公主走来边道。

盘雷心下虽感激卿空的解围,可面上的恐慌挡都挡不住,干脆直接跪在卿空脚下道:“王后……王后,今日亦王恐怕宿在叶妃那里了”

“此事何必要向我禀告,他一个哀乐王者宿在妃子那里,你吓成这样干嘛?”卿空面色淡漠,言语清浅,看不出任何情绪的变化。

“什么嫂嫂你等着我这就去找王兄”祈公主倒生气的狠,直接往嗔痴殿外走去。

卿空直接一挥手用神术拦住了她,“天色已晚,你还是回自己的寝殿去吧,你现在大闹叶妃的宫室成何体统”

祈公主如今哪还听得进劝,元亦对卿空的心意,她这个做妹妹的自然清楚,如今卿空好不容易松下口来,她满心欢喜地觉得元亦胜利在望,他却在这个节骨眼上宿在了叶妃那里她自然也明白元亦作为哀乐王者,后宫那么多妃嫔,他也不可能天天留在自己的寝殿内

卿空记  119 夜宿叶妃宫室

,可是这么多时日,他都不顾及后宫非议,为什么偏偏要在今日呢?

“他是你王兄,你自然没有理由争宠夺爱,他日后宫争议,大抵会说我这个王后如何不是,前有韩莲,现在又有叶妃,此事势必会被有心之人传到前朝,到时候,连着往生哀乐这战帖已下的关键时刻,最为难的是我。”卿空说的句句在理,祈公主自然也冷静了下来。

祈公主在心里暗骂了元亦几句,但正如卿空所说,再加上元亦的确没什么错,她要是出这个头,为难的一定是卿空。

祈公主只得回自己的寝殿去,卿空的声音在身后传来,依旧是往日的淡漠清浅,“想必你也知道,来这哀乐,我不为这王后身份,更不屑争宠夺爱,所以你不要气坏了自己,我和你王兄,虽有名义之好,却没有夫妻之实,现在这样已是最好的了。”

这话在祈公主听来多少有些悲凉,嗔痴殿内的满月是哀乐最好看的地方,当日韩莲受着宠妃之名住过一段时日,借着韩桑的地位,多少臣民羡慕议论,想必今日嫂嫂一定觉得王者多情,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可是元亦是她的王兄,对于元亦的心性,她再了解不过。未完待续。

...

菏泽性病医院费用
四平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枣庄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北京华博医院专家讲座
大庆皮肤病医院大概得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